当前位置: 首页 > 车市资讯 > 正文

3万家4S店“休克” 中国汽车业“末梢坏死”

中车网
2020-02-18

  近日,成都某家有100位员工的4S店,仅到岗30名员工。该店2月13日经正式批准,才得以复工。店长杨力晨感觉与同市双流、青羊等区同行比,他们已属幸运,二区内4S店已被政府严令暂缓开工,门口已被封条封起。
  北京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内,多家店还处关门状态,来自辽宁的销售员李勇,本来计划在正月十六回到亚运村,但目前还待在老家。李在等待疫情得到控制后,再回到工作岗位。
  还有更多4S店未能复工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研发现,汽车经销商普遍未复工,2月12日数据显示,该行业复工率仅为8.4%。即便4S店内留守人员,也多属值班加弹性工作,并不符合商务部定下的标准——50%以上员工到岗才属复工。
  复工难出自多方面,中车网通过调查得知,因交通阻塞、未被政府允许、业务量大大减少等原因,汽车经销商主动或被动暂缓开工。

 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研未复工原因,当中,地方政府规定了复工时间占71.9%,复工申请未得到批准占40.6%。
  据中车网了解,多地对4S店等零售商限制复工,一些地区明确4S店暂缓开工,另有部分地区则需经过当地政府甚至街道批准,才可复工。但从申请复工到经过审批,往往要等待多日。
  杨力晨告诉中车网,他们店2月6日就正式申请复工,在2月10日递交表格,13号工作人员现场检查后,才得到正式复工许可。
  即便得到上级许可,4S内员工也因交通阻隔等原因,难以到岗。成都、北京等4S内大部分员工都非本地人,回到工作地也需家中隔离14日。
  与此同时,与车辆管理相应的上牌照、车检等业务,近期办理也受到限制。中车网通过拨打车管所电话、与业内人士交流得知,北京、天津等地现今只能通过线上申请牌照,等待车管所将牌照邮寄家中。汽车年检同样需要线上申请办理,但因检测线目前多未启动,多地无法进行车辆上线检测。
  普遍零销售 4S店“一罩难求”
  一方面复工受到政府层层管控限制,另一方面经销商也因业务低迷,防疫物资缺乏,多选择尽可能少安排员工到岗。
  自开工后,杨力晨与地处北京的一家经销商一直卖力宣传,二人每日在朋友圈发出店里最新动向,但复工后,二人仅登出一次车主提车“喜报”。

  对此,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告诉中车网,即便上述二家4S店复工后仅有一位车主提车,已超出大多数同行。据她所知,大部分4S店复工后均处于零销售状态。哪怕有着几十、上百家4S店的大型集团,从2月10号到现在可能也只成交几台车。
  不止待售新车无人问津,4S内利润所仰仗的售后服务也大不如前。杨力晨透露:“我们现在售后的收入只有以前的零头,疫情期每天有几百台车要修理、保养,现在好的时候也只有几十台。”
  业务量大大缩减同时,还要控制感染风险,在此情形下,4S店近期多项业务多采取线上预约,商定时间后,再做后续处理。
  郎学红介绍,近期车主修理、保养车辆需先与4S店人员预约,由技师上门,或将车代驾至店中修整。若之前4S店没有收过预约,当天可能并不会有技工到岗。员工有必须到店里处理的工作再到岗,能居家处理的就在家完成。
  疫情期间,多个经销商推出线上看车等方式,来推动销售业务。郎学红对此并不看好,她表示,对于汽车这样消费较高的商品,直播卖车可以说效果甚微,经销商推出这种售车方式,更多是为了让销售员掌握一些线上工具,能够处在工作状态。她了解消费者直接到店,或是通过电话、微信等方式联系看车、试驾都非常少。
  因各类业务需求甚少,经销商即便全面复工也是弊大于利。杨力晨感慨:“现在业务不饱和,让更多员工复工没用,太多人聚集在一起还加大感染风险。”
  缺乏防护用品,亦导致4S店难以复工。杨力辰的门店现由员工自行备置口罩,因为“很多人疫情爆发前屯过口罩,但现在店里也实在买不到口罩”。
  郎学红直言,现在经销商们普遍反映,他们的防护物资难以备足。无论是口罩、消毒液、测体温抢现在都很难从市场上买到。企业方面没有相应的采购渠道,员工之前购买的量又相对少,支撑不了上班过程中的防护需要。
  终端不畅 影响数十个行业
  面对经销商们入不敷出的困境,上游主机厂纷纷提供援助。北京现代、广汽传祺、东风乘用车、一汽轿车、沃尔沃、长安福特等均发表声明,将取消经销商2月考核,并提供过桥资金等援助。
  尽管如此,疫情期间的经销商资金仍颇为紧张。即便收入无几,经销商仍需负担房租、员工工资、融资利息等硬性成本。
  与餐饮业相似,汽车经销商属人力资本密集型行业。杨力晨告诉中车网,虽说这一时期员工没有绩效工资,他们店每月工资支出也达到几十万。与此同时,员工社保亦是一大支出。
  除人力成本,融资成本也令经销们颇感压力。郎学红讲道,现在大部分4S店都采用库存融资,库存车辆本就占用一定资金成本。过去经营顺利时,一辆车的周转时间需要一个半月。但2月份经销商很难卖车,1月份从主机厂购置的车辆变卖困难,很可能无法及时向银行还款。若银行追责,可能会被加收利息。
  目前,全国共有3万多家4S店,从业人员达到近300万。尽管该行业从业人数不够庞大,但汽车作为国内最大制造业,若终端销售不畅,将牵连上下数十个相关产业。
  郎学红估计,如果在4月份才能全面控制住疫情,今年的汽车市场将不容乐观。尽管部分人认为疫情将催生购车需求,但疫情同样会减少消费者可支配收入,导致后续对大宗商品慎重消费。
  据悉,汽车上下游占国内GDP总量6%,汽车市场的萧条、繁荣,直接影响国内经济稳定。2018年以来,国内汽车市场连续产销量下滑,波及到多属中小企业的经销商,2019年近半数经销商亏损,庞大集团等经销商濒临破产。
  因此,郎学红呼吁:“我们希望政府能够给企业更多的复工的支持,包括像经销商这样的中小企业,能够让他们有渠道获得口罩和消毒液,否则势必会影响他们复工。汽车市场低迷,会牵连国内整体经济。我们已经建议政府能放开部分城市限购,至少增加牌照供应数量,这样会直接释放购车需求。”
  汽车销售端波及产业链长,上有钢铁、玻璃、塑料等相关行业,下有媒体、会展、广告等关联产业。相关从业人达到国内就业人口近十分之一。“让疫情对汽车市场的影响降到最低,对保经济增长至关重要。”郎学红直呼。

我要评论

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 0/150

网友评论(0)